2022年02月23日 一月廿三 星期三
今天:
中西文化融合
人格智慧并重
本土情懷與國際視野兼備
新聞

優秀校友 | 青年詩人袁恬:用一生去期待生命的綻放

發布時間:2022-01-12 17:10:58 欄目:新聞 點擊量:7659 【公開】


袁恬,青年詩人、哲學學者,北京大學哲學博士。曾于新加坡國立大學、美國匹茲堡大學交流?,F供職于中國社科院。鄭州外國語學校2009屆畢業生,高中班主任陳敦賢。

下面推薦的是袁恬校友的詩歌9首、文章4篇及Robert Tsaturyan(亞美尼亞)《如何期待不一樣的牙膏——讀袁恬〈我期待〉》,以饗熱愛詩歌的朋友。

 

 

生命

 

我從不擺插鮮花

我無法忍受那種殘忍:

買花,換花

聽到它微弱的呼吸

空氣中彌散著細小的絕望

但我也不喜歡假花

因它不能反復地死

 

窗前的梔子,花苞像鼓脹的心臟

我倒希望它永不開花

這樣我就可以用一生去期待

它將目睹我失戀,成長,生育,生病

在土壤里變得寂靜

 

而我相信它的雪白

 

2017)

 

 

我期待

 

美劇一周一更新

我期待每周五下載完成時

“?!钡囊豁?/span>

帶來的滿足感

 

我期待把一支牙膏用完

為此盼了半年

享受丟掉空牙膏殼的成就感

還有化妝品、手紙、洗發水……

我活著好像就是為了消耗它們

為了把衣服穿過時,再買來新的

 

我期待山桃花開

花總算開了

“咔嚓”拍了張照

發現和去年的照片一模一樣

 

連枝頭的喜鵲

或許還是去年那只

 

2017)

 

 

石頭   

 

我們的生命

那些光禿禿的石頭

 

在流淚的過去里溫熱

在海闊天空的呼吸中飽滿

 

在雨水與陽光的交替下深思

在聲光明滅間淡去

 

直到風暴終于將它占據——

生命停止了喋喋不休

 

我們還是那些

沉默的、光禿禿的石頭

 

2014)

 

 

書桌

 

這張書桌,來自遠方的一棵大樹,

它在一個不知名的山坳里,

度過了大半個世紀。

可以說,它的氣息透露著多少雨旱交替,

也可以說,遠去的口號聲在它紋路深處回響。

但那是我不曾去過的地方,

我也沒有資格想象。

工業制作了它,時尚粉刷了它,

我的書寫確定了它的姿態。

可我最終還是認了出來——

那喂養了它的灰質的泥土里,

有我曾祖父的曾祖父的遺骸。

 

2014)

 

 

早晨,開始了一天的勞作

 

早晨,開始了一天的勞作。

他們推開鐵門,拿起鋤頭,

血液匯入了隱形的流水,

空氣嗶嗶剝剝地響。

我站在蝴蝶這邊,

身上沾著花粉,

多么幸運,我沒有莊園,

只有一整座大自然,

不必種植,不必修剪。

人這脆弱的膠囊

總被輕易耗盡,

大自然給我的童話故事,

卻一生也用不完。

 

2013)

 

 

少女

 

海養育著玉質的種子,

每一天,你漫無目的地醒來,

眼睛只知道收集明亮的季節。

 

于是,景物柔和下來了,

世界斂起翅膀,

安靜地睡在你的屋檐。

 

你在長,舞蹈使你開出花來,

你別上一枚紅別針,

大海里長出紅珊瑚。

 

你有水的顏色,

沒有水的曲折。

 

女孩子是不能成熟的,

永遠不能。

 

黃昏追著三千里長發,

為你鋪下一地金黃。

 

想他的時候

你有一扇漂亮的窗子,

一小瓣杏仁

干凈地掛在天上。

 

月色一下一下

梳著你白條條的身子,

嘴角驀地一癢。

 

你是夢,你分不清睡和醒,

分不清死亡和溫柔,

血液和果漿。

 

你懷念著鹿角上的積雪,

用童年的銀幣

交換一切銳利的事物。

 

當日子水母般地靠近,

你還舉著蛋黃的花蕊,

 

海水一幕一幕上漲,

把疼痛的泡沫擁入懷里,

只怕自己,沒有給它足夠的愛。


2013)

 

 

菲利普·拉金   

 

有個老頭 面前擺著頂黑帽子

邊放爵士樂邊唱他的獨角戲

蹲在那里 像紐約街頭的

一堆垃圾 老鼠也在懷疑

 

偶爾有人叫好 那表情美妙

得像用拐杖戳了 自己的腳

笑話是塊口香糖 隨便嚼嚼

爽夠了趕緊吐掉

 

我在看天上的云:由白到黑

臃腫如婦人的大腿

思忖著怎樣回到我的星球

以及何時起飛

 

“加快點節奏,伙計!”

帽子中投入響亮的硬幣

癌癥從他的喉管里奔出 漫向整座城市

眼中的兩塊冰 是最后的堅硬的鎮定劑

 

黃昏鋪下巨幅的鴿群

又一個年代即將過去

 

2011)

 

 

又是一個好天氣

 

又是一個好天氣!

生活之蜜到處流淌

道路被筆直地保存

人人不斷行進,

生怕撞傷昨天的自己

 

工作這枚偉大的勛章

一旦戴上,不再摘去

窮盡一生努力,

建造一座華麗的墓碑

男人指著上面的名字,

兒子點頭微笑

 

機器隆隆歌頌著 未來的地鐵站

夜燈點亮江灘 和莊嚴的市政局

 

鴿子徘徊在樓頂,

仿佛議論著一個好天氣

偶爾俯視城市:一口下沉的井

苔蘚斑駁中,蟲蟻爭相食蜜

 

2011)

 

 

雨后

 

雨后 

迷失在潮濕而微冷的空氣 

青泥  青草 

青石小路 

綠化作一朵朵朦朧 

掩藏了深淺、斑駁 

精靈的足跡 

 

水色將世界沖淡,又明晰 

平靜的鏡中 

映出萬物最精簡的表情 

與漸漸單純的距離

 

最好有風經過 

流出一汪輕盈的水晶 

破解天空深邃的低語 

讓純藍的永恒漫溢 

 

一棵樹的微笑 

飄進人類脆弱的神經 

大自然之聲 

在我小小的殘缺里 

歡歌繼續 

 

2007)

 

 

談寫作

 

有些能激發我體內能量的作者,閱讀他們是一種助產。

我有一種還原能力,即穿越回過去某一時刻的心靈,以彼時看彼時的能力。這種能力,在夢中得到了反復練習。

詩的凝練從何而來?不是從邏輯的、詳確的日常語言做減法,而是從無開始,做加法!

詩是濃稠有力的情,不是稀薄的、分散的情緒。

詩人,不是一勞永逸的身份,而是持續的努力,成年的詩人必須對自己的信念有努力的辨認和堅持。一個詩人的人格就是他的作品。

我沒有工夫運用機巧對自然進行扭曲和再造。單是自然本身的幽微奇妙,我們發現得還遠遠不夠多。

寫作本身就是一種對抗知識專業化的活動。

不必急于閱讀。讀不進去的東西,就別讀了。“讀不進去”其實也是一種自我保護。

一個詩人能做的事情是很少的,除了寫詩。

現代詩畢竟是一個很西方的東西,我古老的東方靈魂感到無從適應,在書寫現代詩的過程中,我在自己體內培育了一個西方靈魂、現代靈魂。

人的一生要經歷許多時代,也許比中國的朝代還多。“童年時代”“少年時代”“大學時代”……不,并不是如此簡單的線性順序,你會經歷災難、中斷、失語,死了一些年,然后重新喚醒過去的某個自己。人生始終在復雜的結構中,遠甚于地殼的沉積。

我每天的生活都在把人類從遠古至今遭受的各種巨變所帶來的生理不適經歷一番。

在幽深的孤獨里潛修的人,定能望見彼此。

詩是痛苦榨出的汁液。詞語精確地切入世界的傷口。

沒有意志的時刻,是人最充盈寧謐的時刻。

把哲學行到了盡頭,才能體會詩的珍貴。

詩藝的每一點進步,生活經驗都會發生新的扭曲和構形。有些人沒有在其作品里體現出對大詩人的閱讀,他們談論大詩人,只是一種外在的談論。

沒有詩的日子是深度昏迷,等于沒有活過。我理解的抑郁癥,就是詩的反面。沒有詩的日子=抑郁癥。

詩是大象,是徹底進入象的空間,自由活動。這必須是一種持續的狀態,是偶爾寫幾首達不到的。

詩是打開,打開事物,打開空間,打開視角,打開價值……寫到哪里就打開哪里。打開,就是讓僵化的東西變成活動的。閉合的詩,就只像日記一樣,成了眼前事物單純的記錄,或是提煉出一則道理。

意義的空間,讓它們自己去打開,并且相信,多數事物是無意義的。

永恒,我們最重的鐐銬,是它,使我們嚴肅而相似。

 

 

                         《隨想集》選

 

青春被人殺害了,只剩下意志站出來,保護它的尸體。

愛情,令我戰栗,它幾乎要奪走我的全部財產——孤獨。

人生只有兩個階段:童年,以及捍衛童年。

我若成了某種思想固執的衛道者,我就不再是一名詩人。詩是一種原始的神秘。

久遠童年里的一些回憶讓我知道,生命越往前追溯,就越接近神話。

也許有一天人們會開始贊美我,其實我只不過堅持了那些曾被他們丟棄的東西。

在任何地方,“熟悉感”總會成為流動自如的詩,富有哲思和音樂性。

人不是先了解了世界才從中定位自己,而是從自己出發構建起一個世界。

我不是不浪漫。只是比起隨意的浪漫,我更鐘情于嚴肅的浪漫。

那些有夢想卻沒有道路的人,穿著詩的鞋子行走。

人生的盡頭是虛無,虛無的盡頭是愛。

不同的喉嚨,指向同一真理,最可貴的卻是——聲音本身。

人,唯有在感性中擁有真正的誠實。

智識后天增長,而深情必屬天生。

每當我說出一則“思想”,我都渴望得到寬赦。

何必匆忙,何必算計,光陰有什么值得吝惜,瀑布從不吝嗇水滴。

我只毫無保留、問心無愧地活著,其他一切都是這種生命的副產品。

宇宙間的大事實,就是生命的輪回與生生不息。并且沒有理由。

對于種種事物,我只有愛與不愛,而無法評價好壞,因為它們都是活的,活的事物只等著愛它者將它照亮。

 

 

嚴肅與熱愛——讀李浩的《還鄉》

  

《還鄉》這本詩集很薄,而我驚訝于它的分量。比起李浩的上一部作品——在多個方向上進行嘗試的《風暴》,這部詩集顯示了充分的語言的純熟和對風格的自信。不過李浩的生長經驗和我很不同,會造成一定的陌生,我對《還鄉》的閱讀是尚未完成、有待完成的。

李浩的詩意象密集叢生,意象發動了自身,并以奇詭的方式生長。他的詩是整體性的營造,已徹底拋棄了“……像……”這樣的語句,他不是在使用某種修辭,而是徹底進入了語言的空間,語言的藤蔓在他頭頂自行生長編織。他打開了詩的空間,任意象在其中自由飛馳。他決不采用任何俗套的雙音節詞語,而是對詞有著犀利的精確的辨認,這顯示了詩人可貴的獨立性。每個詞、每個意象必是植根自身經驗的創造,必是經過了充分的消化,從內部生長出來的,打上了李浩的烙印,不落窠臼。正如海子的麥地,顧城的楊樹,李浩也創造了自己的意象,包括稗子、喜鵲、蟹……而在意象的漩渦中,又有一個反向的維度,一些未被容納的“他者”,正如他引用謝林的話,是“他本人并未充分看透的東西”,加劇了詩的神秘與張力。

李浩的動詞使用獨具特色。密集的、靈活的動詞,使他的詩獲得了穿透性的速度與力度。他的目光不是“移向”“投向”,而是“射向”。

李浩秉持了人類天真時代、英雄世系的火種。這構成了他理解事物的角度——一種無比寬厚的賦形。他讓人想起詩是一種原始的東西,在詩的張力消亡處,我們才建造起了真理與歷史。他擁有曠古的心靈,博大的視野,還原與重塑的渴望。這種譜系學式的視點,野生的力,盤古開天地般的沖動,使得李浩的詩是高度原創的、從無開始的詩,而不是僅僅是現有經驗的發酵。他想要呼喚萬物,指點萬物,讓它們重新進行愛的變形?!澳阍俅蜗嘈?,再次拉開/尺度,就連釘在蒼穹中的釘子,都不敢/怠慢你凝視它們每個釘子時的眼神?!保ā栋咨珝{谷》)

李浩有著渾厚質樸的追求,又不乏現代性的體驗,在寬厚與敏銳之間獲得了相當好的平衡。他的修辭也許會讓人想起達利等人的作品,而他對現代藝術的使用中又滲透出一種古老的寓言、神話與圣經的傳統。李浩進入西方的方式是較為古典的,不斷攀越精神的高峰,從而與許多當代詩人拉開了距離。

李浩的詩無不得自心的修行。這些年,我深知他的不易,但他從未有任何怨言或情緒碎片,他用詩,最大限度地吸納并消化了這一切。他的心不斷煥發著悲憫與熱愛,猶記得當年閱讀他的詩句“玉蘭,姊妹們,還在土壤里”曾令我落淚。他的修煉還在繼續,他內在的充盈,“終將會晤天心”(《死者的黃昏》)。

 

轉載自《十月》雜志公眾號

 

 

情緒與詩

 

四人詩選是一個契機,迫使我思考這個臨時組建的年齡相仿的F4組合中每個人的個性,以及個性背后分有的時代的心靈共相。

馬克吐舟抓住了“玻璃”這個關鍵詞(參見其詩集《玻璃與少年》),的確,這是一個破碎如玻璃迷宮的時代,鏡像與原像之界線已經模糊,意義在多重反射、折射、疊加中已經復雜到令人難以捉摸。語言亦鮮明地保存了這種特征——馬克吐舟的詩風可以代表當代年輕詩人中很常見的一脈、一種流行文化(盡管在他本人這里表現得還不算極致),饑不擇食的密集意象,調遣詞語碎片發動必殺技。詩,不再是完整性、持久的價值追求,而是憂郁不安的底色中“片刻的溫暖與自由”;不再是有層次的展開,而是跳躍、組合、碰撞與壓縮,是撕碎的商品目錄式的琳瑯炫目;時間感亦非自然人類文明時代的有機吐納,而是虛擬世界的,瞬間穿梭、扭變、隨時引爆。技術文明與自然文明的斷裂已經非常明顯地呈現在詩歌中。我對這種詞語增殖式的寫作風格是缺乏鑒賞力的(這是我的遺憾),密集意象帶來的閱讀疲憊感常常讓我不得不猜測,這些可能并不是傳統意義的“象”,它們可能脫離了實際的意義指向,只是作為貼紙被使用,這種游戲的樂趣就在于組合(這里面當然大有文章,只是并非我所擅長)。這種寫作盡管呈現的東西熱鬧,恐怕仍滲透著一種荒涼之感——自我沉湎,各自孤獨,經驗的難以通達,意志的無從指向。

這種寫作如果沒有足夠的支撐,容易走向輕飄。不過馬克的詩無疑具備文化深度。他有明確的詩歌取向,就是要寫“不舒服的詩”,拒絕廉價的完整性。他是一位書寫斷裂的好手。朋克、解構主義,讓他嘗到智性上的甜頭。他豐富的文學積累、修辭的靈巧,可以讓碎片產生有趣的化合。玩轉這一切對他來說不在話下,對漂亮的修辭進行批量的使用,這略顯輕佻的行為本身已自帶反諷氣質。在這破碎、頹廢的表象背后,能看到一個有趣、溫柔、又有些無力感的靈魂。我能讀到一種藏得很深的憂傷底色,用簡單粗暴的話說,仍有對愛、對美的思念。其中想必也有成為機械、成為原子、成為符號過程中的痛楚?!皻v史也與我們并無友情?!痹谒罱脑娭?,荒涼仍在擴散。私以為,馬克的詩不可脫離他的音樂來讀。旋律營造的時間感承托著一切,催化著文字的發酵,文字需拌入其中味道方能顯現。

不可否認,仍有些東西未走出舊有的神話光環,需用后現代的眼光撕去虛偽,革新仍在進行,但革命的陣線已經拉得太長了,以致必須反問,在一些方面,后現代是不是已經“過時”了?畢竟,破碎亦是一種單調,它在很多地方已經令人生厭。但沉浸于破碎之所以能成為一種流行,我亦能理解,這是一種把碎片編織成夢的方式,仍是迷醉、滑動的快樂,盡管是苦味的。這是一種接受美學,在廢墟中釋放才華和想象力,誕生華麗的藝術。廢墟作為生活的一部分,已然是無從改變的事實,因此也具有了親熟性和陪伴感。目前看來,馬克的詩夢幻性大于審思性,他的潛力還很大,或許可以期待他將智識和文化視野進一步熔煉在詩中。尤其是,當他堅持“有趣”這一底線——不為高尚的而犧牲有趣的;同時,也不能讓“有趣”僵化,死守有趣而一味拒絕高尚。對他的寫作我們可以期待更多。

白爾的詩是由旺盛的內在人格能量分泌出來的(我不愿稱其為“古典”,而更愿說是跨越時空的恒久的東西),這讓我乍讀就有親切感。有些看似直率的表達,是她兌換寫作的自信感的結果。雖然讀的是中文系,她的寫法其實更反中文系——足夠的自由和直接,任意志大膽地袒露,而非埋藏于精致的修辭中。她有著不受影響的屬于自己的小宇宙,會讓人想起那些不太在意同代人怎么寫作的詩人,比如狄金森。這是詩歌一個原初的起點。在我看來,如果你是一位詩人,你最好一生曾是一次狄金森。當我對自己的寫作發生懷疑,或是許久未寫、與詩產生隔膜,我時常會回到這個點上,重新恢復詩的能量——這近乎一種宗教。白爾的詩常常閃動著智慧光澤。她的智慧正源于她的誠實。我常說,詩人的寫作只有誠實到相當的程度,才會擁有打動人心、真誠邀請他人進入的品格。白爾毫不吝嗇地記下她疑問、碰撞的過程,盡管這些問題已被人書寫過千萬遍,她仍舊相信自己的體驗。這使得讀她的詩是幸福的,誰不想交這樣的朋友呢?

年久為人謙遜好學,他的詩質樸而內斂,能夠感到,他是在向著難度寫作。較高的追求、苛刻的自我要求,以及由此產生的自我厭惡,都是我非常熟悉的。他對哲學的愛好,以及因此染上的苦修色彩,我更不陌生。年久的詩里沒有一支自幼年生長出來的、來自幻想國度的聲音,而似乎是成年之后才開始的,直接面向理性框架已經確立的現實人生,更艱難地去松動結實的凍土層。忠實地記錄下生活處境中的痛苦、困惑、不安,其中的張力也自然地含帶對城市和現代性的反思。從他的詩里,常能讀到壓抑、郁憤、沉重的心情。我鼓勵年久把這些心情記錄下來。我們都曾受到一種詩觀的誘導,就是認為在詩中應當盡量減少自我,遣散掉個人小情緒,平靜下來后更客觀地書寫,通達更普遍的經驗。我愈發感到,這是一個誤區,它讓你錯失了許多寶貴的顛簸與沖撞的過程(如果陀思妥耶夫斯基也信奉平靜主義,他就不是陀思妥耶夫斯基了)。情緒不是敵人,不是要被克服的東西。相反,情緒對于人是最原始、最直接的經驗,它是一個多面體,蘊藏著你意想不到的東西。情緒是大地,是它使你牢牢地抓住自身,而那些抽象的知識只是一些火箭,你可以乘著它們飛上高空,可此時腳下仍是一片空虛。對自我的不滿是年久詩中的重要張力,那么不妨把它寫下去,寫透,亦能成為一個力量源點。要永遠相信詩歌的包容性。

面對破碎、不安的時代,四位詩人呈現出不同的色彩,并且仍在生長。從“立足之地是一塊等待融化的冰”(年久)、“破碎卻是未來世界的基礎”(馬克),到 “碎掉又如何?誰的生命不曾分有無限?”(白爾),視角已經在發生變化。在這個到處是漩渦的當下,哪些日后將成為時代的潮流,哪些只是一時的逆流,難以分辨。我們亦不是先作判斷再進行寫作。每個人只能書寫那對自己最能成立的部分。寫作本身足以令詩人們心安。至于誰最終更能切中時代,且交給運氣吧。

 

轉載自“北京詩歌沙龍”公眾號

 

 

如何期待不一樣的牙膏

——讀袁恬《我期待》

Robert Tsaturyan (亞美尼亞)

 

……哦,是的,舊的那件也許已經穿舊了,或碰巧處在另外一座城市里,在某個更好或更糟的地方。

在排隊同時,你在想各種問題,想起昨天夜里你看的電影(此段有刪節)。接著你想克爾凱郭爾基督教徒的著作,疑惑為什么那么具有挑釁性的哲學家用如此多“上帝”這個詞(期待著有一天發現他的失誤)?!跋螺d完成時‘?!囊豁憽闭紦愕哪X袋大概6秒鐘(作為一種熱衷你期待著再一次聽到它)。

然后你忽然想起你的牙膏(聽完關于“啟蒙”講座之后在屈臣氏里買的那支),當你想起剩不多了(四五個晚餐)你的多巴胺含量就會增加?!斑€有化妝品、手紙、洗發水……”你打算盡快丟掉它們,你已經決定好了(而沒有一個朋友知道)。

請不要誤解,我也喜歡花和山桃花開背景下的“咔嚓”這一聲。

我不明白的一件事是在我前面的這個男士——收銀員——和去年的一模一樣??赡苁且驗?,直到今天他沒有換了他的工作吧?當我看向他的眼睛,我想著我們面對的那些荒謬,在現實和幻想結網之中被困住的——頹廢與廣告中宣傳的美德。

我們讀這首詩,想到其作者,接著想這杯咖啡的價格,然后再一次想到她,接著想許多別的事情,然后想我們時代的這個混亂——而她——以一首詩劃分的那么精美——就像一名家禽農場的工人漂亮地把一只雛雞的頭從身體分離。  

這是一首揭破我們這一代人的詩。

 

轉載自“青島珞珈咖啡”公眾號


 
Copyright© 1983-2022 by www.pinkupstyl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鄭州外國語學校 版權所有 0371-67987877(校辦)0371-67984259(教務處)
欧美变态另类牲交ZOZO_欧美乱大交_嫖农村40的妇女舒服正在播放